小镇姑娘

今天要去三水一家共享汽车公司考察,距离太远,于是发布一条顺风路线。顺到一位女孩,到肇庆四会市。她很健谈,一路上跟我聊了好多小故事。
她告诉我,她在一家沐足会所工作,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。不过,她对她的妈妈和姐姐隐瞒了她的工作。
“不想让她们担心,女人嘛,总是爱胡思乱想,但我哥能理解我。”
似乎怕我误会,她又强调了下:我工作的沐足会所绝对正规!
说完,她还让我看了下她的手,一双略有起茧的手。
“要是不信,你下次有机会来体验下就知道啦。”她又小小的调侃了下。
我上次去沐足会所应该是半年前的事了,当然,我并没有讲大保健的事。
“我来这里工作一年了,上了好久的夜班,朋友们都说我老了,还说我看起来像快30岁了,气死我了。你看我多大?”
听到这个可怕的问题,我只想一笔带过:95后?
她听完好像很开心:哪有这么嫩,哈哈。然而,她并没有说出她的真实年龄。
“你知道吗?我昨晚上还是夜班,白天休息,但现在一点也不想睡觉,我要去看看我妈,我想吃她做的菜。和朋友们一起吃饭,她们总喜欢拍照,但我从来不会,只有每次吃妈妈做的菜,我才会拍照。
“嗯,那是家的味道。”我确实不太会聊天,况且,我家是我爸主厨(老妈,对不起^_^)
“说起吃饭,你知道吗?刚来这里工作的时候,我还是个天真的小女孩。经常有客人请我吃饭,有四川人,有湖南人,有河南人,也有广东人,我那时心里想,大家都对我这么好,真开心。后来才知道,他们都是有目的的。”她有些沮丧的说。
这个社会就是这样,没有人会没有理由的对你好。”这样说好像太悲观了。
“只有家人,家人才会没有理由对你好。还有真正爱你的人也会。”我补充到。
“之前有个河南的男孩喜欢过我,但我不喜欢他,我觉得河南人素质都不高。对了,你是哪人?”她问到。
“我是湖北的。”
“哈哈,你是湖北的啊?我安陆的,我就知道你不是广东的,普通话讲的那么好。”
我听完心中窃喜,又有人夸我普通话讲的溜了。不过,这不是应该的吗?!咳咳。
“那你过年是开车回家吗?要开好久吧?”她问到。
“嗯,去年回家大概开了十几个小时。”我回忆了下,而且这是在不拥堵的情况下。
“你一个人回家吗?会经过武汉吗?”
“我带同学老乡一起回去呢,一般都是穿过江西回去,不会经过武汉的。”我忽然意识到,她似乎想过年坐我的顺风车回家。
“哦,这样啊。”果然,她有些小失望。
“啊,好像就快到了啊。今天好快,我平时坐公交,至少一个半小时。有一次,我预约了辆顺风车,结果公交车先到,我上车走了,不知道那位司机会不会生气。”她的语气充满了内疚。
“没关系的,你不要一直放在心上,大部分顺风车司机都是好人,比如我,不会生气的。”有时我还是蛮机智的。
“真的吗?那就好。看到前面那个路口吗?在那放下我就好了。方便你掉头,今天真是谢谢你啊!”
“嗯,好的。不用客气,回去好好休息,以后尽量少上点夜班,拜拜。”暖男属性的我。
于是,掉头去我的目的地,三水某地。
途中,一辆洒水车经过,在阳光的照射下,一道靓丽的彩虹印入眼帘。

说点什么

avatar
  订阅  
提醒